<delect id="3ghdj"></delect>

<dl id="3ghdj"><ins id="3ghdj"><thead id="3ghdj"></thead></ins></dl>

    <dl id="3ghdj"></dl>

      <em id="3ghdj"></em>

      <dl id="3ghdj"><meter id="3ghdj"></meter></dl>

      廣東省監獄系統用溫情教育助誤信邪教者重返正途

      來源:南方日報 南方日報
      時間:2018年07月20日 09:29
      下載

       

        省女子監獄警官在給邪教類服刑人員演奏,通過陶冶她們的情操,讓她們更好地接受改造。

        “我媽失蹤了,這輩子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她……”在廣東省女子監獄,24歲的大學生畢業生白潔提及母親,忍不住失聲痛哭。6年前,母親帶著白潔兩姐妹加入“全能神”邪教,結果害得女兒們先后入獄,如今更是不知所終。

        “我之前對抗改造,覺得我信個教怎么就犯法了?但現在經歷了這么多,我媽至今生死未卜,我終于明白‘全能神'說什么能治病免災、為家積福,一切都是騙人的。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的親身經歷警醒大家,千萬不要誤入歧途,害人害己……”白潔說。

        白潔的案例并非孤例。有這樣一些人,他們曾經為邪教所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有的以絕食對抗,有的拋家棄子傷害自己……幸運地是,他們從未被放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幫助下,廣東省監獄系統自收押邪教類服刑人員以來,積極發揮監獄“教育人、改造人、挽救人”的功能,教育、改造了一批像白潔這樣被邪教引入歧途的受害者,使他們認清了邪教的本質,重返正途。

        六旬老太絕食對抗 警官用愛消融冰山

        像往常一樣,省監獄管理局領導每天準時出現在局指揮中心,通過遠程視頻監控系統,對各監獄教育工作進行“視頻巡查”。幾乎同時,北江監獄霍警官打開監舍大門,開始對邪教類服刑人員進行每日巡查。

        全省監獄系統對邪教類服刑人員進行教育工作新的一天的開始。

        “最近身體怎么樣?吃的還習慣吧?”一大早,省女子監獄閔警官就來到了監區,細心詢問邪教類服刑人員劉老太。“身體好著呢,吃得也挺好,還是那句話,得感謝你們!”劉老太回答說。

        劉老太2017年入監,已經60多歲了。她癡迷“法輪功”邪教長達10多年,剛進來時拒不認罪,想盡辦法對抗教育改造,甚至放話說,如果不放她走,她就要絕食。沒過多久,她真的開始絕食了。

        考慮到老人年事已高,一旦絕食,身體可能吃不消,干警們為此想盡了辦法,多次勸導她放棄絕食。

        “為了勾起她對食物和水的欲望,我們會在跟她聊天時,時不時喝口水、吃點東西,然后‘順便’問她要不要也吃幾口、喝幾口。知道她很疼孫子,聊天時也會問她,孫子喜歡吃什么,平時會做什么給孫子吃。”閔警官說。

        警官們還專程找到劉老太學醫的兒子,請他去監獄探望老太太,幫助勸一勸。

        “一見面,她兒子就跟我說,‘我媽信邪教十幾年,家里人早勸過了,她就是不聽。沒用的!我們都放棄了!’”閔警官回憶說。一番勸說下,劉老太兒子仍不愿意進監獄看母親,但還是錄了視頻、寫了親筆信給他們帶回去。

        當晚,閔警官等人趕回監獄,飯都沒顧得上吃一口,就馬上進去監管區,把劉老太兒子錄的視頻和寫的信給她看。

        “其實當時我也沒信心,如果這些都不奏效,估計其他手段也很難說服她了。不過下定了決心,如果搞不定,我就不出來了。”閔警官說,劉老太看了視頻和信件后,神情、態度有了明顯變化。閔警官趁熱打鐵,經過一番促膝長談,劉老太終于放棄了“對抗”,開始進食,并愿意接受教育。她從內心深處感謝警官們對她的不離不棄,讓她改善了家庭關系,重拾了生活信心。

        “從上到下,各級領導都高度重視反邪教工作,這是我們對邪教類服刑人員教育工作得以順利開展的前提。”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陳志文說。“邪教類服刑人員多為癡迷者,教育改造難度大,但我們從未放棄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多年來,該局積極落實“一把手工程”,建立健全教育工作網絡,不斷適應工作需要,豐富教育轉化形式,提升干警業務能力,努力幫助邪教類服刑人員重新回歸社會。

        目前我省監獄系統已經建成一支高素質的邪教類服刑人員的專管警察隊伍,他們多次獲得上級部門的肯定和表彰,涌現多名國家級、省級教育能手,集體和個人多次榮獲多項榮譽。

        懵懂少女誤入歧途 親情幫教助其回歸

        上午10時許,在與一名邪教類服刑人員談話后,霍警官馬上撥通了省女子監獄反邪教辦公室的電話。互通有無、及時傳遞信息,了解服刑人員所思所想,加強工作的針對性,這是做好教育轉化工作的一大關鍵。

        “比如我們打掉了一個邪教犯罪團伙,相關成員可能分別關押在不同監獄,為了更好地了解、改造他們,各監獄互通其在押成員相關信息、改造進展等,就顯得非常重要。”省監獄管理局韓警官說。

        在教育邪教類服刑人員的實踐中,全省相關監獄形成了高效、互通的內部聯動機制。“在上級有關部門積極協調下,近年來,全省監獄系統通過上下聯動、異地調警等方式,加強協助,共同努力,成功改造了多名重點邪教類服刑人員。”韓警官說。

        這其中的一個典型案例是:省女子監獄聯動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下稱未管所)成功教育轉化了全省首例女性未成年“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柳微。

        省女子監獄徐警官是柳微順利完成教育改造的“主操刀手”之一。她告訴記者,柳微是在上初中時被其母親引入“全能神”邪教的。

        “按規定,未成年犯要被集中關押在未管所,柳微當時進來時,未管所在改造‘全能神’未成年人犯方面在全國尚處于空白,干警們嘗試了很多辦法,柳微就是不開口。”徐警官說。

        很快,在上級有關部門積極協調下,全省監獄系統“全能神”教育轉化領域專家——省女子監獄于警官、徐警官先后被局領導點了將。

        “我接手面對柳微時,她還是很頑固的,很迷信‘全能神’的所謂教條,認為我們不懂她的世界。于是我就對照著她所迷信的教條,一條條揭示其歪理。”徐警官說。慢慢地,柳微對專管干警們的抵觸漸漸少了。

        真正的轉機來自一次親情幫教活動。

        “那是個周五的下午,柳微的爸爸和叔叔過來看她,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契機,但未管所會見室的干警傍晚時告訴我說,柳微會見時表現很一般,基本很少搭話。”徐警官說,當時她心涼了半截。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這天徐警官沒有排班,但不甘心失敗的她一大早就趕到了未管所,找柳微談心。

        一見面,柳微就告訴徐警官說:“好可惜,昨天都沒跟爸爸和叔叔說上什么話。警官是不是對我也很失望呀……”“沒事,那你跟我說說吧。”“其實我昨晚一晚沒睡,想了很多事,也想了你對我說的那些話……我發現,過去我真的錯了。”

        就這樣,徐警官和柳微二人一問一答,從當天早上8點一直聊到中午12點,最終解開了柳微癡迷邪教的癥結,實現了柳微人生的回歸。

        “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變身為反邪教斗士

        “今后我要以鏟除邪教‘法輪功’為己任,幫助更多邪教癡迷者從中解脫!”曾癡迷“法輪功”邪教長達12年的原“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劉漢,如今是我省一名反邪教斗士,經常義務奔走在反邪防邪第一線。

        但幾年前,個頭不高、外表瘦弱的劉漢卻還是全省監獄有名的“刺頭”。

        劉漢擁有碩士研究生學歷,畢業后在省內某地做公務員。然而,原本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的他,在上世紀90年代誤信邪教“法輪功”后,深陷泥潭,不但家庭和事業遭受沉重打擊,他本人也因違法犯罪鋃鐺入獄。

        因受邪教思想毒害太深,剛入監時,劉漢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犯罪,選擇以沉默對抗改造。當時在北江監獄,干警們間流傳這樣一句話:“讓劉漢說話,就像讓一塊石頭開口說話那樣難。”

        后來,劉漢還時不時絕食,試圖通過這種傷害自身健康的方式來消極對抗改造。縱然劉漢本人漠視自己的生命,干警們卻秉持著“生命高于一切”的理念,對他不離不棄,盡心盡力勸他,耐心喂他進食,還堅持每天為他擦拭身體,因絕食和長期臥床而骨瘦如柴的他,身上始終沒有出現一處褥瘡。

        正是因為干警們的這份堅持,最后感化了劉漢,使他開始對生命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并重新審視自己的過去。“后來,他喝下了第一口米湯。從那時開始,我們對他的挽救才真正打開了一個口子。”北江監獄霍警官說。

        “我要悔過!”2009年12月的一天,劉漢終于被完全感化,主動要求悔過。懷著對監獄的無盡感激和愧疚,他一連3天埋頭寫作,寫下20頁、近萬字悔過信。

        為了這一天,干警們足足堅持了5年,聽到劉漢悔過的消息,不少干警潸然淚下。

        監獄除對劉漢進行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般溫情教育感化外,在其出獄后,還積極貫徹“給出路、通后路”的輔助工作原則,協調有關單位幫助他重新回歸社會。劉漢也時常回到監獄,以過來人的身份,對正在服刑的邪教類人員答疑解惑,引導他們迷途知返。

        近年來,在有關部門積極支持下,全省監獄系統已幫助了一大批刑滿釋放邪教類服刑人員成功解決重歸社會后的諸多現實問題。懷著感恩之心,他們中的很多人像劉漢一樣,走上了義務反邪教的道路。

        (文中白潔、柳微、劉漢均為化名)

        ■專家說法

        省反邪教協會秘書長陳文漢:

        邪教組織往往有一套精心設計的洗腦程序

        邪教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省反邪教協會秘書長陳文漢說,邪教林林總總,五花八門,邪教、毒品、恐怖主義被公認為當今世界三大社會“毒瘤”。在我國,被明確認定的邪教組織有“法輪功”、“呼喊派”、“全能神”、“門徒會”、“主神教”、“觀音法門”等,其本質都是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反政府的。

        “比如,邪教主張人們放棄‘執著心’,逃避現實,遠離社會。”陳文漢說,而一旦其歪理邪說不能自圓其說,預言破滅時,往往采取殘害其成員生命的方式,制造人間悲劇。

        “邪教反社會的突出表現為逃避現實社會、對抗現實社會、破壞現實社會。”陳文漢說,很多情況下,一旦邪教的“訴求”得不到滿足,就會采取各種極端手段對抗社會。如在5·28招遠故意殺人案中,由于受害者沒有將個人電話號碼提供給“全能神”組織成員,便被殘忍打死。

        梳理近年見諸報端的報道不難發現,邪教危害家庭、社會、國家的例子不勝枚舉。

        “表面上看,邪教信徒的犯罪、傷害破壞等行為是自愿、自主做出的,但實際上他們進行這些行為時,精神處于一種被控制、強迫狀態。邪教組織往往有一套經過精心設計的洗腦程序,巧妙地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通過感覺、知覺剝奪、群體壓力等,讓信徒在不知不覺中走上違法犯罪道路。”陳文漢說。

        邪教對家庭、社會、國家危害之大,應引起各方警惕。

      (責任編輯:徐虎)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澳官員:“活摘”指控查無實據
      澳官員:“活摘”指控查無實據
        據澳聯社2018年10月25日報道,澳大利亞外交部官員再次表示,法輪功針對中國的“活摘”指控認為沒有足夠可信的證據可以證明,...
      最高法:依法嚴厲打擊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
      最高法:依法嚴厲打擊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
        11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明確提出,堅持政教分離政策,...
      美國兩初中女生信邪教 密謀殺害15名同學
      美國兩初中女生信邪教 密謀殺害15名同學
        近日,美國佛羅里達州警方破獲一起女中學生企圖殺害同學的驚人案件。兩名年約11、12歲女中學生自稱信奉撒旦教,為了能下地獄...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四川 现场管理平台
      <delect id="3ghdj"></delect>

      <dl id="3ghdj"><ins id="3ghdj"><thead id="3ghdj"></thead></ins></dl>

        <dl id="3ghdj"></dl>

          <em id="3ghdj"></em>

          <dl id="3ghdj"><meter id="3ghdj"></meter></dl>

          <delect id="3ghdj"></delect>

          <dl id="3ghdj"><ins id="3ghdj"><thead id="3ghdj"></thead></ins></dl>

            <dl id="3ghdj"></dl>

              <em id="3ghdj"></em>

              <dl id="3ghdj"><meter id="3ghdj"></meter></dl>